收藏 设为首页 ☆温馨提示:使用360及搜狗等浏览器请调到兼容模式

TOP

左云的诗(7首)(左云)
2014-10-19 19:07:18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9次 评论:0
 
01、又一只氢气球
怎么总是飘啊?
有什么必需要寻找吗?
还是有勾魂堕落的好去处?
喝H喝上瘾了
你必须喝H
只有H给你喝
所以你就是H
那地方,风吹不到
所以过不去
除非爆裂
在承受不了的悬空

02、醉话
我站着写一些东东
它们到处找我,要我写
还有海明威,想要我学他
他一手whisky, 一手拎着枪
醉醺醺的,抵住我胀大了的脑袋
飘出小酒店
醉步如烟着写诗的
是那老柳枝在风中
我的头发是鸟窝吗
这些文字是鸟粪吧
经由我的手这诗怎么就发出臭味呢
我已不是那么洁净的人了

03、绳
空气再次拧起来
一张单人床单似的
欲湿未湿;要脏不脏;
将破不破
视线游移,你把它束拢
把长辫子扎紧

04、与杯子交谈
我端起此刻
杯中的凉开水
递给她
 
她是一个通红的女子
她说着,她说着
杯壁上,渐渐起了雾
她将一个
玻璃杯,倒空
递给我。我没动
杯子在桌子边
落满灰
似乎有人动过

05、简介
她是寒带人。来自寒国。
肤色很浅。水粼粼的漂浮在
表层的一个个水鬼
像叶绿素不事稼穑,然后的植物与素菜真的与她不相干了但她吃着它们。
 
06、时光重现:与老友交谈
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想
去看看你。我们坐在
彼此面前。交谈不多
也不局促。没有多余的
表情。没有礼拜天的教堂里
一束光线倾斜,有着
不被觉察的移动。摊开的书页
在微微的气流里重又合上 
我们在一间很高的地下室
仿佛堆放的静物。偶尔
端起水杯。免去的话语
像钟声轰鸣。灰尘从穹顶
下落。微扬。

07、微,早安
这是一个事件。它来到这里
或那里,已是一件
冬天的事情。
我改变不了这一事实
事实是,它可以忽略不计。
当我侧过头,它的翅膀
在夏天的耳边,扇动了几下
就掉落在你的面前
(事实是你的亲眼所见与我的
亲身经历不一样。)
1、周围安静极了;
2、所以我注意到遥远的喇叭和蛙鸣,
以及潮湿的吉他声旁若无人地
滴落在固执的表情上;
3、我想起草、草稿、蝌蚪、
涂抹掉类似冬天的上午。
 
08、斑马
今天是星期二。人们置身于
星期二的事务里。
我也不例外。使这个单独的早晨
留下来,留下的阳光
也特别好,使我忍不住
想把手伸进去,想抓住什么
但它们太好了,阳光里
什么都没留下,包括灰尘
都没有扬起
我想象了一下那只
还没伸出去的手
在空无一物的地方
明暗交替
变没了

09、三段论
木偶们在平面上移动
问题看起来很简单
也守规矩。方圆百里有一口口
默不出声的窨井
我们关上门说话:那个不停挥着铁锹
慢慢下陷的挖掘者迅速跳进
规则的掩体,成为掩体
不规则的延伸物
那些凸起让事物有了轮廓;让
伪装者有了边缘;让边缘感
有了扩散;让聆听变得
艰难起来;而跳起来的
青蛙,又纷纷跳进消失的问题里
我是说如果没有蝌蚪,逗号和蛙鸣
关于青蛙将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我们在房子里静自独处,像跳棋的模样
不断地居于一点又纷纷扩散,思考着
假如下棋略过运思的过程;或者
让过程慢下来:快上一百倍
会是什么样子?仅仅是跳起的模样?
即使凹进去摸,我们将看不清自己
非人为部分的凸起物;我们会不会
戴着一顶高帽子,在舞蹈与癫痫之间
来回游荡?我们纯粹
玩疯了

10、小人国(二)
迈着小人腿儿,来到了五六年
建造的铁路桥。先是沿着石子坡
拣落在口袋里的石子,它们很好看
都是我从没见过的石纹色泽远古图案
现在我已忘了它们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
只记得它们在口袋里很笨重
使我看上去
像一头走出来的豚
把石子坡踩得哗啦啦响

玩累了,我们变得很轻,
那些口袋里的碎图案
来自青灰石头里的夏夜星
漫天飞舞的飘上了斜面
我们飘啊飘,落在枕头的木头上
落在木制床的靠背上
一幅幅不干胶贴画里
像厢内的熊坐着雪地的小火车
变成大火车把夏夜赶走的那一刻
后来我知道了绿火车往南是到杭州
而往北的那一列灰褐色货车是到南京
再后来,我不得而知当时我是怎么知道
南京与杭州的。只觉得那时
杭州与南京
大而远。高而方。像球场边上
两块刷着荧光漆的篮板

11、多重身份
我的朋友
在医院
开刀
我在医院找他
有人告诉我
他在开刀
我不信
我说,你看到
那刀了吗
他笑道
像友人一样,那刀
和你有关系吗
是的,那刀
刚刚贴着我的头皮
和下颌

12、对周围的介入
桌子上放着一个裂开的石榴。
桌子上放着石榴。
桌子上,一只石榴熟透了。
我无法描述这只石榴
我无法看清
这一结果,结出了多少果实。
 
我的牙齿刚刚接近
它们
就长成臼齿的形状
一群蓬松的
马蜂,和
一块蜂窝煤饼
男孩在吹气球,表面上
女孩吹着泡泡糖
这些周围的事物
触及我们感官的凹陷
 
13、TM
空调机座下有四副并紧螺栓
朝向外部的两个,连同
固定架末端已经氧化。我必须
松开这四个螺栓,才能
让整个机身向外滑动
我数了一下,机壳上固定着
13个十字螺丝,其中第13个
是我最后发现的一个
它在机壳的后背
距墙面约莫两寸的样子
而我最短的
梅花起子也有三寸长。
当我首先解决了这最难的一个
我想这下快了。我可以拆掉全部机壳
清洗黑色扇叶及四周的灰、松针、片羽
和干涸的雨垢。没想到
第12个梅花口让梅花起子
毫无脾气毫不费力地空转着它的无效性
望了望散落的扳手  十字起  盖板壳 
12个螺丝 橡胶垫片  我湿抹布防锈漆烟头
我在TM中间点上烟
这时下午的太阳出来了
澡堂里的灯似的
脏桔子皮似的地面是湿的

阴茎也是湿的。捏一下
就会起皱,难以复原
我变得日渐琐碎,越来越小
充满细枝末节

日子如白开水,难以应付。望一眼
那黑色扇叶及四周的灰、松针、片羽
和干涸雨垢的TM。还在网罩的那边
保持一块完整性,像黑桃皇后
的衣褶,难以触及

14、混浊
今天天阴。不知何时。白雾形成
浮着针尖那么大的凉
我想起四年前,合肥
某个桥头拐弯的地方

树杈挨着树杈
向看不清的地方延伸
有人坐在冬天的石头上
记录着什么
我已经忘记了
仿佛现在
装在喝空的牛奶杯子里
半杯清水摇晃着
灰白的
微微呛着嗓子的薄雾
这是2009年11月27日下午
某个天空的苍茫
一块灰石片,在高处
渐渐剥落
锯片的边缘

15、学造句
一整天坐在一个山洞里
可我不是野人,所以
山洞的出口处有
门楣、门框、门板、摇头窗
和不锈钢旋转
门锁。要是把它们忽略掉
就可以看见门槛
要是再把槛忽略掉呢
就形成了无形的门
在里面,我的身体被出租出去
整理塑料档案盒。有时候我
一整天都掉进这些长方形的池子里
爬不出来。我把我搞得头昏脑胀
我开始分不清我
和一整天之间的区别了
比如说今天和明天,年终和年初等等
我不认为这些概念有什么差别。
它们只是一些手感冰冷,大大小小,
廉价的盒子和舶来品boxes
市场上有许多的
在不同的场合使用,不
在不同的场合被使用,不对
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我们
这个归属性定语,比如“我们的礼物”
“我们的心意”,这好像也不对
在不同的场合装着改装了的我们
比如化妆盒,骨灰盒和魔术箱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chinafys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段联保诗歌二十首(段联保) 下一篇杨吉斌诗选(杨吉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热点话题

◇ 安徽宣城市柏枧山网络工作室:市中山后路33号B楼404室 ◇ 数字校园、网站建设及人员使用培训 ◇ 邮箱:xcszjxh@163.com ◇ 手机:13856331344 ◇ QQ:2373793303

风雅颂中文网

欢迎你热心关注!欢迎你热情交流!

谢谢你的支持!

当代性 文学性

地域性 多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