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198阅读
  • 0回复
chinafys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 UID1
  • 精华 0
  • 发帖61
  • 注册时间2014-09-12
  • 最后登录2015-04-22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更多操作

“宣城梅花遍地开”02——北宋:梅氏文化发端(童达清)

宣州梅氏真正发端乃至具有全国性声望,始于宋初梅询。其长子梅鼎臣天圣二年进士,官至翰林侍读学士;三子梅得臣知山阴县,通判越州;四子梅辅臣官将作监丞;五子梅清臣由进士官至尚书司门郎中;其侄梅尧臣、梅正臣皆以梅询荫登入仕籍。梅询实是开启了宣州梅氏官宦世家的先河。
    北宋名臣梅询(963—1041年)  字昌言,端拱二年(989年)考取进士后出仕。咸平二年(999年)二月,梅询被诏为进士御试官,适逢真宗殿试,与谈天下大事,极合真宗之意,真宗以梅询为天授奇才,梅询也以真宗为知己。次年,诏试中书待制,直集贤院学士。当时边疆多事,正是用人之际,故梅询密切注意边防形势,屡有建言,希图进用。他曾上书真宗,请以朔方授潘罗支,让边塞的几个少数民族互相产生矛盾,以减轻大宋边防的压力,是谓以“蛮夷攻蛮夷”之策。真宗觉得他说得有理,准备派人出使潘罗支,梅询主动请缨,真宗不愿他身犯险境,梅询说:“苟活灵州而罢西兵,何惜一梅询!”真宗见他激言慷慨,就派他出使潘罗支。可是梅询还未到,灵州已经失陷。真宗立刻将他召还,升任太常丞、三司户部判官。真宗多次想重用梅询,让他知制诰,但均被宰相向敏中、李沆等以浮薄冒进为名所阻。
     “澶渊之盟”后,边警稍息,梅询不再被真宗所重视,辗转各地任知州、转运使等职。直到仁宗天圣六年(1028年)才回到京城阁部,曾任龙图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加权兵部尚书、翰林院侍读学士兼群牧使。康定二年六月卒于知许州任上,享年七十八。
    梅询好学有文采,尤其喜欢作诗。他一生游宦四十余年,每到一处,政事之暇,流连山水风物,皆有咏作。其写景诗多用铺叙手法极写景物风貌,语言平淡直白,不事雕饰,也少有寄寓,对其侄梅尧臣诗风的形成有一定影响。他的生平所作被梅清臣编为《许昌集》20卷刊行,收诗文290余篇,王安国作序。惜《许昌集》今存已不足四分之一了。
    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1002—1060年)  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自幼随叔父梅询宦学于各地,屡举进士不第,天圣六年(1028年)以叔父荫补为太庙斋郎,历任河南、河阳主簿,德兴、建德、襄城知县,监湖州盐税,签署许州忠武军节度判官,国子博士。皇祐三年(1051年)因大臣屡荐,召试学士院,赐同进士出身,任太常博士。嘉祐四年(1059年)与欧阳修等同修《唐书》,次年迁尚书都官员外郎。书成前一月,以疾卒于京,归葬城南双羊山。
    梅尧臣一生做的都是小官,却以诗名冠绝当世。他“幼习于诗,自为童子,出语已惊其长老”。任河南主簿时,与欧阳修、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大素、王几道等互为师友,切磋诗道,彼此唱和,人称“洛中七友”。西京留守、西昆派领袖钱惟演特别欣赏梅尧臣的才气,把他当作忘年交,极力加以推荐,一时梅尧臣名声大振。王曙在洛阳见到他的诗作,感慨道:“二百年无此作矣!”
    北宋前期诗坛多为西昆派诗人所据,他们的诗缺乏真情实感,以堆砌辞藻为能事。梅尧臣早年虽也曾受西昆派的影响,但他能够顺应时代的变化,不断在诗歌题材、感情表现和语言形式等方面进行新的尝试,“其初喜为清丽闲肆平淡,久则涵演深远,间亦琢刻以出怪巧,然气完力余,益老以圣。”他与欧阳修等发起的诗文革新运动,为宋诗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因而南宋诗人刘克庄把他称为宋诗的“开山祖师”,给予极高的评价。元人龚璛评他的诗“去浮靡之习,超然于昆体极弊之际;存古淡之道,卓然于诸大家未起之先。”也道出了梅尧臣在宋初诗歌转型期所起的重要作用。
    梅尧臣继承和发扬了自《诗经》、《离骚》以来的优良传统,主张诗歌应有所感而发,而不应是浮艳空洞的呻吟之作。因而他的诗歌富于现实内容,题材广泛。如他的《汝坟贫女》、《田家语》、《田家四时》、《伤桑》、《观理稼》、《新茧》等,描写沉重的赋税、徭役给农民带来的灾难和痛苦,表现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
    梅尧臣作诗追求“平淡深远”的风格,他常说:“作诗无古今,唯造平淡难。”他提出了“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艺术标准,并努力在实践中不断探索。他善于以朴素自然的语言,描画出清切新颖的景物形象。如《鲁山山行》描写晚秋山间荒凉幽静的景色,细致入微。他的“五更千里梦,残月一城鸡”、“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著花无丑枝”、“不上楼来知几日,满城无算柳梢黄”,都是意新语工的写景佳句。
    梅尧臣还常用散文化的笔法写诗。他往往以生僻艰涩的语汇、怪异奇丽的意象,构成非日常意味的诗境,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首先,它打破了诗对传统组合形式的依赖,获得了一种“陌生感”、“惊奇感”和较为自由的表现;其次,矫正了从晚唐到“西昆体”诗歌的华丽而浅薄的弊病,获得一种雄健之美;再次,散文化的诗句叙述清晰,形象鲜明突出,读者更容易体味诗歌的内涵。后来的苏轼等都曾借用这一手法,今人常谓宋人以文为诗,正可概见梅尧臣对宋诗的影响。
    由于梅尧臣的诗语言朴素浅近,因而流传极广,“自武夫、贵戚、童儿、野叟,皆能道其名字,虽妄愚人不能知诗义者,直曰‘此世所贵也,吾能得之’,用以自矜。故求者日踵门,而圣俞诗遂行天下。”甚至影响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有人得西南夷布弓衣,其上织有梅尧臣《春雪诗》,其名重于时如此。
    梅尧臣的“宛陵体”对后世影响巨大,自宋以来评论极多。著名诗人陆游最佩服梅尧臣,他在《书宛陵集后》说:“突过元和作,巍然独主盟。诸家义皆堕,此老话方行。赵璧连城价,隋珠照乘明。粗能窥梗概,亦足慰平生”;在《读宛陵先生诗》中又说:“李杜不复作,梅公真壮哉……平生解牛手,余刃独恢恢。”把梅尧臣看作是李杜之后的第一位诗人。宋末文天祥任宣城太守,拜谒梅尧臣墓时题诗道:“大雅独不坠,修名照乾坤。”元代著名诗人贡奎论梅尧臣道:“诗还二百年来作,身死三千里外官。知己若论欧永叔,退之犹自愧郊寒。”他还以他的诗风影响了历代宣州诗人,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宣城诗派”。梅尧臣可说是宣州在中国文化史上的第一位大师级人物。
    梅尧臣一生著作颇丰,其诗文被编为《宛陵集》六十卷,收录于《四库全书》。其他尚有《唐载记》二十六卷、《毛诗小传》二十卷、《孙子注》十三篇、《续金针诗格》一卷等,可惜大多已经亡佚。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