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030阅读
  • 0回复
chinafys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 UID1
  • 精华 0
  • 发帖61
  • 注册时间2014-09-12
  • 最后登录2015-04-22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更多操作

走 读 皖 南(散文八题)(01)

(散文八

黄廷洪

01、我爱皖南
02、皖南,深山里的小站
03、梦里听溪到赤滩
04、读黄山
05、走近水东花戏楼
06、我是一方“老坑”
07、桃花潭畅想
08、洋船屋猜想

01、我 爱 皖 南
    我爱皖南,这里的山不算险峻,却养眼养心,让人过目难忘;这里的水不算浩渺,却充满了灵秀,给人无限遐想。
    感受过桂林山水甲天下,欣赏过长城明月,大漠边关;也曾经高原云游,海边踏浪,领略过神农架的神秘,黄果树的奔放。无论身在何处,风景多美,总忘不了自己是他乡之客啊,一觉醒来,望着异乡的月亮,心里总是放不下生我养我的皖南!
    我爱皖南,深爱桃花潭水深千尺,一潭烟雨九回环。那一泓碧玉般的水啊,缠绵悱恻,深情款款,来自古老的大唐;斑驳的亭阁,踏歌的古岸,还有那万家酒店门前悬挂着的酒幌,总是在桃花流水的季节告诉人们——人世间除了亲情、爱情,两个男人之间的君子之交,也是如此动人:纯得让人感叹,又深得无法丈量!
    我爱皖南,深爱谢朓楼前江城如画,秋风飒爽。静静的溪水是否真的波平如镜,映出了白发三千丈!再锋利的刀刃怎么能斩断那东去的水啊,纵然是揽尽世间所有的繁华,也销不了你小小酒杯里那一缕浓浓的惆怅!月光下,我分明看见一个不羁的灵魂踏着古昭亭的石阶寂寥而来,众鸟高飞谁为伍,孤云独去意彷徨!
    我爱皖南,深爱着纪叟那千年的酒香。一坛封缸老酒,窖藏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只为一个懂它的人来开坛。斗酒的诗人豪饮天下,一碗老春早已相见恨晚!开封的酒坛里汩汩流出的,不仅仅是甘冽醇厚的酒啊,还有那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浅浅地品上一口,默默地吟上几句,也能魂游八极,醉入梦乡;从此,江南的好水好粮,加上真情和友情,成了纪叟老酒不用保密的配方!
    我爱皖南,深爱着南漪湖的广阔无边,鱼肥虾壮,秋水苍茫;
    我爱皖南,深爱着千秋关上如歌的轻风,如画的风景,如血的残阳。
    我爱皖南,深爱着徽商走过的长亭古道,足迹斑斑;外出谋生的路啊,总是那么长途漫漫,沟沟坎坎;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丢得下那一个还没有壮实的背影,却丢不下母子连心,寸断了肝肠!从此,起风的黄昏,村口的枫香树下总站着我白发苍苍的亲娘;从此,一盏孤灯,一曲民谣,便是她一个又一个难眠的夜晚。
    我爱皖南,深爱着査济每一座老屋,每一块石板,每一堵黑白相间的老墙;我爱皖南,深爱水阳江畔的每一片稻田,每一片荷塘,这里有三月红花草蓬勃张扬,四月油菜花遍地金黄,五月麦穗那少女般的芬芳!
    我爱皖南,云岭的松涛为我伴奏,茂林的流水为我歌唱;这里曾有一支年轻的队伍,至今青弋江的流水还能记得他们那青春飞扬的脸庞,玉树临风的身影,那比溪水还要欢快的歌唱。一身染着青灰色的粗布制服,遮住了还在拔节的个头,却遮盖不住十八九岁的绿色梦想;
    一道又一道绑带,绑住了并不坚强的双腿,却绑不住心中的儿女情长!东流山罪恶的枪声,惊醒的岂止是噩梦?终止的岂止是生命?引起的岂止是呐喊?留下的岂止是悲怆!枪声停了,松涛息了,所有的青春定格在一个滴血的日子:41.1.7,所有的灵魂都凝结成茂林广场那一尊花岗岩雕像!站在这尊群雕之下,我才知道,为什么皖南这片土地,总让我柔肠百转,总让我浮想联翩,总让我如痴如狂!
我爱皖南,假如你来做客,好客的皖南人送给你的,也许只有一个小小的礼盒——你千万别小看了它啊,因为里面装的四样东西却厚重得让人肃然起敬:笔墨纸砚,承载着华夏五千年的文明,敢问世上哪一件珍宝能有如此分量!
我爱皖南,皖南是一座用水墨丹青搭起的窝巢,我是这暖巢里孵出的燕子,懵懵懂懂,声声呢喃;滋养我的是梅尧臣的诗、梅清的画,胡适的博大精深——全都是青山绿水好文章!
为了生活,长大的我离开了窝巢在外面不停地寻找;到了年关腊月,哪怕再大的雪雨冷风,我也要不停地飞呀,飞呀,目标只有一个——我心中的皖南!

02皖南,深山里的小站
    皖南,一个深山里的小站,绿树,白墙,红瓦,静静的,显出几分小巧,几分玲珑。一条铁路跨过河流,经过田畴,穿过崇山峻岭,从小站的身边经过,蜿蜒而来,蜿蜒而去;小站就坐落在两座山梁之间。在皖南山区铁路沿线,这样的小站很多,也很普通,普通得就像那些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的皖南村姑。
    是的,在我眼里,这深山里的小站仿佛就是我的故乡皖南的村姑,干净得不沾一星灰尘;站前的水泥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小李庄、胡家崂、亦或是黄村,名字虽然有些土气,在舞文弄墨的人眼里甚至有些不登大雅之堂,却是那么纯朴,叫起来朗朗上口,当然也不乏含蓄。
    我想象着当初第一列火车开进皖南山区的时候,一定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寂静得只能听见空谷鸟鸣、流水淙淙的大山,因为有了火车的汽笛声而变得朗润起来,灵动起来,也闹腾起来;山里的太阳仿佛比以往亮堂了许多。火车带来了山外人惊喜的目光,也带来了山里人关于山外的遐想。许多山民们就是从火车进山的那一刻知道了山外的世界很大,很远,原本静如潭水的心开始躁动起来,盘算着有朝一日也能坐上火车,走出皖南,去看看外面的精彩。
    小站用处女般清澈的眼神注视着火车一路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她的心被这呼啸声撞击得怦然而动,情窦初开——原来,第一次心动竟然是如此激情澎湃!
    从此,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小站满怀期待地听着火车呼啸的声音,感受着他那强劲的脚步,如同一个村姑悄悄地暗恋着一个高傲的、豪气十足而又青春飞扬的男人,为他的每一次到来而兴奋不已,为他的每一声呼啸而热血沸腾;每次车轮碾过钢轨时的震颤总让她觉得那是一个男人蓬勃的心跳。
    从此,车厢的绿色成了她心中最美的颜色。每天,一列又一列火车飞驰而过,只有一列慢车会在小站的身边停留一分钟。看到火车一路跋山涉水,风尘仆仆,小站总想让他伟岸的身躯在自己的身边多待一会儿,听她讲大山的故事,听她唱山里的歌谣。在她的眼里,他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好奇。
    小站问自己:火车见多识广,来自繁华的都市,也必然会在繁华的都市栖息。而我,不过是皖南崇山峻岭之间一个不起眼的小站,我这么满心满意地爱着他,会有结果吗?每一次,每一回,那列编着阿拉伯数字的绿皮火车总是如约而至,在距离小站还有好几公里的时候,就会鸣响汽笛。那是多么粗犷豪放的声音啊,群山之间万壑争鸣,此起彼伏;她总是激动如初,浑身颤抖。
    一个风雨潇潇的日子,火车因为晚点而没有在既定的时间到来,小站充满了牵挂,痴痴地想:他遇到了怎样的坎坷、怎样的风雨、怎样的泥泞?也许是行程中赶上了塌方,也许是铁轨被山体滑坡所掩埋,或者某一处桥梁被洪水冲垮。她平生第一次体会到,揣着思念的等待是那么漫长,怀着柔情的牵挂甜蜜中掺着苦涩。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站默默地为晚点的火车祈祷,门前那棵枫树叶子上滴落的雨水,仿佛就是她忍不住的眼泪……
    晚点的火车终于姗姗而来,在远方的隧洞前拉响一声长长的汽笛,她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那列火车晚点了三个小时,小站却觉得这不是三个小时,而是三天,三个月,三年。当那个壮硕的身躯终于停靠在小站的时候,她真想扑上去,紧紧地抱着他,再也不让他去孤独地远行。
    飞驰的火车日行数千里,经历过多少红尘滚滚,见识过多少柳绿花红,一个不起眼的深山小站于风雨中痴情的守候让他感动,他说:亲爱的,我脚步匆匆,日夜兼程,命运注定不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你,每次只能在你的身边停留一分钟;而且,命运注定我不能拉着你的手,去见识山外都市的繁华,人潮的涌动。
小站说:和那些日夜相思而不能彼此相见的恋人比起来,有这每天一分钟的爱,我已经很奢侈、很满足了。
    小站就这么怀揣着对于火车的挚爱,绵长而深沉。这爱的主题只有两个字:守候。铁路将一个又一个大城市连在一起,孤独的小站想象着,那些美丽的大城市是什么样子?楼房有眼前的山这么高吗?姑娘的裙子有山里的花这么美吗?城市对于小站来说,只能是梦里的风景。
    开春时节,伴随着布谷鸟的叫声,山里的打工一族背着行囊,从小站上车。怀揣着期盼与梦想踏上旅途,故乡皖南的小站是他们梦的起点。年复一年,小站聆听着妻子送别丈夫、父母送别儿女时的千叮咛万嘱咐;年复一年,小站目睹那些裤脚上沾着草香的乡亲如同候鸟,在亲人留恋的眼神里飞去,又是在亲人热切的凝望中飞回。一个又一个劳累的夜晚,打工的候鸟们酣睡在城市的屋檐下,一觉醒来想到的总是家乡的月亮,深山里的小站,还有那泡在低价白酒里浓烈的乡情!
    光阴荏苒,岁月如流。终于有一天,有人告诉小站,当最后一趟列车驶过之后,这条铁路和绿皮火车将同时成为过去,一条崭新的铁路将在不远处取代这条运行了几十年的老路——那是一条高速铁路,来往驰骋的将是和谐号,如风如电,千里之遥,只在杯酒之间。
    那同样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绿皮火车如期而至。小站才第一次觉得当年曾经傲气十足、意气风发的家伙,经过了几十年的奔波,如今的确显得老迈了。火车喘息着在小站的身边停下来,似乎是有意和小站做最后的道别,竟然比往常多停了半分钟。那时候,她多想伸手去轻轻地抚摸那斑驳的车皮,然后告诉他:从此一别,天各一方,各自珍重!
    临别时,绿皮火车长长地叫了一声,那一声苍凉的汽笛让她泪如雨下。小站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自己守望了几十年的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路远去,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视线以外。
从那以后,铁路还在,铁轨还在,却不再有火车经过,小站也就成了多余,看上去有些落寞,有些破败。而不远处,红色的特快列车和白色的子弹头穿梭不息,成了深山里流动的风景。
    深秋的红叶飘满了小站的四周,像一个饱经沧桑的白发老妪怀念曾是少女的日子,看着眼前的变化,小站总是一次次地回忆着那绿色的火车,回忆着那每天只有一分钟的甜蜜的爱恋……

03梦里听溪到赤滩
    位于泾县的赤滩古镇是一艘江南的乌篷船,在风景如画的琴溪河边上泊了上千个风雨春秋;被岁月的脚步磨得光滑发亮的石板路,便是一根打了许多结的缆绳,一头系着这艘古船,一头系着琴高山。 k
源自黄山北麓的青弋江在华夏的水系中,也许只能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她带着皖南女子般的温文尔雅,在如黛的青山中一路款款走来,一个笑靥连着一个笑靥,一曲山歌接着一曲山歌;翩翩的身影到了泾县赤滩古镇,被马安山石壁拦下了。她的脉脉温情蓄成了一个碧透如玉的深潭,然后折旋向南,兴高采烈,秋波闪闪,和琴溪河交汇在一起;名叫赤滩的古船便停泊在两水缠绵缱绻的臂弯里。 &"
    琴溪,一个诗意盎然的名字,琴高山显然是因为她而得名——没有过渡,没有铺垫,危峰兀立的一座山。大自然造化它的初衷也许很简单,只是为了拴住赤滩古镇,不让它跟着能歌善舞的琴溪河私奔远方。没有想到这个创意却意外地造就了一方风景名胜。 j1Ys8k%$l
    静止的山峰,流动的溪水,和处于静止与流动之间的船形小镇组成了一幅和谐的画卷,欣赏这幅画的最佳时间是在夏天有月光的夜晚。    
在赤滩古镇的小客栈里临溪而宿,便是置身在微微摇荡起伏的船舱里。枕溪而卧,听琴溪从身边淙淙流过。那水很清,很浅,抚过河底的卵石,真的犹如纤纤玉指抚在古琴的弦上,铮铮切切,宛如知己的倾诉。有这样的雅乐相伴,或小憩,或酣睡,都有一种别样的风味。
琴溪悠扬,我在想,高山有了,流水有了,知音何在?便是窗外挂在琴高山峰顶的那一轮圆月。红色的月亮将水胭脂似的月光投进乌篷船舱里,落在半个床头,相信它会一直陪伴着我,做一个关于流水知音的美梦,这个时候,就会想起一位文人描写赤滩的诗句: o
竹叶重重竹竿修,
数间茅屋一溪流。
读罢唐诗琴一首,
时当六月已知秋。
夜宿赤滩的日子,恰恰是农历六月中旬。没有想到,如此美景相伴还会失眠。说来也许你不相信,夜宿赤滩,头枕溪水,连失眠也比别处多了诗情画意。在赤滩失眠,没有辗转反侧、长吁短叹的烦恼,没有关山难越、他乡之客的伤感,涌上心头的只有山水古镇的文思与灵感。
红月亮西沉的时候,我做了个梦,出现在梦中的依然是水的清韵,竹的絮语,还有在河边捣衣的女子那回眸一笑的万种风情。醒来的时候望着窗外滴翠的修竹,听着琴溪缠绵的吟唱,第一次体会到一帘幽梦竟然如此之美……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