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147阅读
  • 0回复
chinafys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 UID1
  • 精华 0
  • 发帖61
  • 注册时间2014-09-12
  • 最后登录2015-04-22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更多操作

水东佛国(散文)(02)


月山寺,千古轮回数度涅的传奇

这里曾是修仙问道、学佛参禅的清净地,晨钟暮鼓,木鱼经书;这里也曾是摇旗呐喊、战火硝烟的古战场,滚木石,兵戈戎马……一座孤山,一个古寨,道观,寺院,破除封建迷信办公室……如许之多的曲折,集中在这里——月山寺,究竟承载着几多历史变迁。
          (一)
在皖东南,在水东和宁国交界的群山,静静的安卧着一个被遗忘了的宋代村庄——小胡村,这是一个800年前就已经存在的古村落,这里山明水秀、风清气朗,山有枣花飘扬,水有稻浪翻腾,青砖灰瓦的记忆,牧歌田园式的悠闲,宋代花戏楼,明代石拱桥,楹联碑记,族谱宗志,完好的将我国传统的“耕读社会”和“宗族文化”保存了下来,古色古香的足够让你慢嚼细品。
走过三道桥,穿过小胡村,便是寨山,又称月山寨,也即我们本文所要讲述的月山古寺。“东胜八大景,寨山位于首”,相对来看,寨山可以说是一座孤山,拔地而起,单独成峰,虽然四面环山,但不与任何一山相连,其周遭山坡陡峭险峻,山脚四周虽然有路环绕,但每条路都很难上山,上天造化,易守难攻,真正是一个绝佳的占山为王的好所在。
“五龙一凤奉圣佛”,说的是寨山的周围形势,“五龙”指的是围绕寨山各方的长石坡(一龙)、东南山(二龙)、南龙山(三龙)、小长山(子龙)、窑山(兴龙)等五座山,“一凤”则指小胡村所依的鸡冠山,“五龙”围绕寨山、鸡冠山一周,恰似莲花五瓣,而寨山居中,寨山顶平整如台,台上俨然矗立着月山寺古刹,“佛祖坐莲台”,优越自然凸显。
每山各有风景,每山各有传奇,鸡冠山曾有天然石鸡,可以神秘的预言凶吉,据说石鸡头朝何方啼叫,何方必有灾难,诡异的色彩让人讳言,只是终于激怒天帝,命雷公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时劈断其头,让其不能再鸣;青山头永不枯竭的螃蚧眼泉水,仙人洞的天然石椅、石凳、石盆,劫富济贫的失王菩萨的缩骨童子功……故事一个接着一个,风景走过一茬又一茬……
时光转过,很多神奇皆成过往,失王庙、四姑庵,五殿阎王庙、东狱大帝庙,紅墓垭、地藏庙……这些曾在寨山四周香火袅绕的风景,均已消逝在岁月长河里再也难以寻觅踪迹,但惟独寨山在走过千年之后,却依然香火依旧,风景依旧,传奇依然继续。
(二)
可查的文字资料记载,月山古寺始建于唐朝佛心最为昌盛时期(《光绪县志》《宁国府志》对此均有文字记录),至于何方僧人的功德,庙宇规模式样,已经渺不可查,不过又有记载说,宋时的寨山顶已经建有四大殿宇:天王殿、东方三圣殿、大佛殿和观音殿,规模宏大,已经巍然成气。
只是大宋暮年,元兵进犯,南宋政权退居临安,于是皖南便成了南宋朝廷抵抗元军的最后一道屏障,寨山所在更是咽喉要道,必须拼死扼守之地,盛世修佛,乱世从军,寨山至此便真的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山寨,而各大佛殿自然也就是最为理想的营盘,山上山下过百僧尼更是成了积极抵抗元军的大宋勇士,为忠孝仁义,一直固守至死,据说元军攻下寨山后,撤退前一把烈火,将山顶所有殿宇烧为灰烬,月山寺经历了建成以来最大的一次劫难,元气大伤,从此,寨山沉寂,整个有元一代不曾复兴。
明初,道教兴盛,江南各地一时大修道观,占星观道,真的就有人发现了寨山这块宝地,于是登上山顶平台,阴阳观方,修建大殿,建立道观,自此月山殿再度重现人间,一度香火极盛。只是无奈大明气数将尽之时,清兵进犯江南,南明政权在江南的势力负隅顽抗,寨山再度成为“反清复明”的山寨,而清军在占领寨山之后,同样一把火将所有道观化成了灰烬,穿越轮回,历史戏剧性的再度重演了一次。
兴起了,沉寂了,再兴起,再次灰飞烟灭,繁华过,喧嚣过,复归宁静,一曲长歌书写一番轮回,月山寺于清朝末年,终究还是在江南一次最大的瘟疫之后,再度涅槃。瘟疫让皖东南很多地方人烟剪灭几乎稀见,因此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的移民开始了,寨山四周不知从何时起,陆陆续续有了湖北移民的涌入,移民来到皖南以后,怀念故土,于是又有人相中了寨山,开始在山顶平台上修建祖师殿来纪念先祖,殿中供奉塑像以移民祖师形象为主神,中年法身,三绺胡须飘洒胸前,面容慈悲和善,双目有神,其势威武庄严,主神两旁供奉着站将数人(员外及员外夫人的装扮,据说站将外形也是以建殿移民的舅父舅母等亲戚为原型而塑),前以龟蛇护法,此供奉时称湖北八魔祖师。只是也许天数注定,月山寺的传奇就是那么的曲折离奇,在新中国成立后,该寺又作为破除封建迷信的典范,被拆建为村社办公室。
(三)
也许真的只有在经过九劫十八难之后,才能立地成佛,如今寨山在经历过万重劫难之后,也终于归佛。几番风雨,数度起伏,公元1989年,月山祖师殿再次得以重修,重修后的供奉为泥塑八魔祖师,之后又陆续修建了盘山大道(公元2003年)、大佛殿(公元2005年),规模渐具。
寨山再一次苏醒,安宁祥瑞,于21世纪伊始,迎接了他的第一位新世纪高僧:公元2007年农历九月初一日,应十方信众敬请,法师释本定来到寨山住持月山寺,驻锡重兴开辟祖师道场。
该去的去,该来的来,世事变迁,因果相循,法师释本定的到来又将让寨山书写怎样的传奇,我们自没必要再去臆想,但一方水土育一方人脉,灵动的地气自会蕴育生动的种子,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本定法师的精心佑护之下,寨山自会开出五色花,再兴南禅新风。

柏枧寺,禅茶一味的归隐
北敬亭,南柏枧,风光遥望,诗文互答,千古风流。
仿佛两个美丽的江南女子,敬亭山和柏枧山,含峻储秀,温婉优雅,一南一北矗立于宣城左右,人以景胜,景因人名,旖旎的自然风光,悠久的历史人文,使得两座山千百年来一直备受垂青,吸引着广大文人雅士,诗文咏唱,传名天下。只是,相较于日渐被市声掩埋的敬亭山而言,现今的柏枧山,遗世独立,更是一个适合于隐遁的世外桃源。
(一)
柏枧山,黄山尾脉,“溪谷深邃,峰岩回曲,山水秀美,甲于江南”,《辞源》里十六个字的描叙看似简单,却已经足以让其脱颖而出、傲视四野。关于风景如何“甲于江南”无需我们再去赘笔细说,搜索典籍,古往今来众多歌者,已经不惜笔墨的用了太多篇幅让其知名于天下,倘若我们再描,已经搔不到痒处了。
探寻历史,悠悠岁月里,有多少高人山僧寻而往之、择善而居我们不得而知,至于何年何月开始被世人目光聚焦、寻幽探胜、熙熙驱往那就更是渺然,一些存世的县志也只用简约的文字对山名的由来这样交待:“古有僧以柏皮为枧(笕,水槽)引水入厨,故名”,可见山僧生活于此之早,已经无法追忆。
只是大凡山之秀美,都会出名寺古刹,柏枧山曾一度也怀抱了众多寺庙,山下有“柏枧寺”、“龙潭寺”、“城隍庙”、“关帝庙”,山中有“药王庙”、“灵隐寺”,更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天台主峰上还坐落着“天台禅寺”,有名也罢,无名也罢,单单就如许之多的山僧集聚,其活动生活所留下的人文印迹,也足以让这座山成为理想的佛国圣地而名闻遐迩。
柏枧山原属水东,在水阳江西岸。暂且不去说山色如何秀美诱人,单单就下公路后12公里的乡道风景,就足够让你迷醉,天蓝于眼底,云漂于耳际,一路行来,满目稻田风光,平原伸展,环拥青翠山色,有一刻一种场景熟悉的甚或让你质疑,真感觉自己是置身在云南大理的洱海平原,仿佛行走在苍山脚下,一种高原范的平原风光会让你忘记了是在低海拔的皖南,牧歌田园,自由的空气实在让人痴迷留恋。
平芜尽处,山峦叠翠,村路延伸,蜿蜒曲回间开始走高,一头扎入深山密林。在你一路欣赏美景一路惊叹于自然的神奇造化之时,突然会峰回路转,山径回旋之际不见去路,而在抬首之间,你常常又会发现忽大忽小的寺庙悄然隐现,忽临空于悬崖绝壁之上,忽静静的安卧于群山怀抱,无声无息,却又横空而出,挡住前路;寺庙大多坐拥青黛,俯拾绿水,仰观白云,与世隔绝,神秘现身仿佛世外高人,使你惊喜,迫切的想去一探。
(二)
“柏枧山中柏枧寺”,柏枧寺,南宋古刹,坐落于柏枧山峡谷之中已近千年,和柏枧飞桥相依相伴,成为柏枧山美丽的人文景观。
柏枧寺修建于宋理宗嘉熙元年(公元1237年),历史悠久,因其集美聚秀、揽翠藏幽,一度吸引着众多香客信众纷至沓来,观光朝拜,声名远播,“凉风策杖爱山青,选石寻源屐未停。松杪鹤飞云欲澹,钵池龙去水还腥。闲眠午梦探幽穴,半醉诗魂入杳冥。昏黑万峰留信宿,一灯耿耿夜谭经。”这是明代宣城梅氏后人梅继芳对冬日柏枧寺的题咏,诗人笔下,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美丽的山景,更能窥见柏枧寺遥远的鼎盛历史。只是,在岁月长河里,因诸种原因,柏枧寺渐遭毁败,而今的寺庙系在旧址新建,不过,或许是因了地理条件所限,抑或是有其他更深的原因,新的寺院规模相较于原来的古庙,并没有扩大多少,仍然古风犹存。
柏枧寺坐落于山路尽头,寺门紧抵来路,常年紧闭,门上无名无款,乍看似乎空庙一座,细听却有人语,木鱼经声飘渺,隐隐入耳。绕寺而寻,觅得一个供车辆出入的旁门畅通,由此进入,豁然眼前一亮,宽敞而整齐的院落活脱脱是一个放大了的四合院,结构简洁明了,一眼尽览,寺院园林小巧清幽,精雅别致,院落纵深十余丈,依着山势迁延,衬着山色,和山顶浮云蓝天相接,仿若仙境。
也许真是受了地理条件的限制,整个寺院园林呈标准矩形,宽不过六七丈,左右呈严格对称,和谐唯美;山门殿、大雄宝殿位于中轴线的两端,顺着山势由低走高,山门殿简洁古朴,谦卑委婉,大雄宝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坐高望远,其势巍峨;院落正中矗立着九层铜质佛塔,日照香炉,青烟袅袅;院内花坛葱郁,排列井然,两旁寮房遥遥相望,一字前延,寮房回廊幽长,这里既是山僧信众们生活休息之所,又是坐观山景的绝佳平台;古意盎然的青石台阶,雕琢精美的汉白玉栏杆……所有设计和创意在集中体现我国传统的对称、和谐等建筑美学原则的基础上,又恰到好处的将士大夫的人文情思和禅宗教徒的雅好山水、崇尚恬淡虚静结合了起来,可谓构思巧妙,用心深远。
不见香客,只一两个年轻僧人于寮房回廊上静观山顶浮云流动,不言不语,安逸静谧的让你窒息,恍若隔世。
(三)
“红尘嚣嚷山峦阻”,也许这才是真正适合于清修的好所在,隔绝世俗,不被打扰,一心我佛。
“一地清风入梦来”,柏枧寺又是诗意的,立于院中,你能突然感觉到那种抽离于世事之后的轻松,感觉到一种真正远离繁芜的退隐的快感,你可以在这里枕着松涛入梦,梦里去听一窗或高或低由远而近又由近及远的不同层次的虫鸣,你也可以手敲木鱼坐对古谭经香油灯火一夜到天明,你更可以于清晨在山峰披下的那一缕阳光里睡到自然醒……
“山中一梦已千年”,无香火也罢,无信众也罢,青鞋布袜军持漉囊足以供给,山僧樵客高人逸老亦能相伴,虽然寺院不大,但柏枧寺的和谐、从容与淡泊,却有着他自己独特的强大气场,让你来了就不想走……
那不凡我们且去僧房坐下来,沏杯清茶,慢慢细品。

后记——

造物弄人,历史往往就是这样总带点讽刺和滑稽,那些曾经辉煌的、喧嚣的名刹古宇,往往会被无情的损毁,而一些默默无闻的小庙,却总能凭着微薄的香火,顽强的在乱世中跨越千年,即使兵戎战乱,即使山洪地震,即使灭佛运动……都不能摧毁……
“花花世界为无物,一本经书观自在”,也许是刻意而为,也许本就无心红尘,千百年来,这些寺庙地处僻静,静寂无声,他们隐世于此,不触红尘,不妄言不戏语,坎坷也好,平顺也好,兀自默默演绎着他们远离尘嚣的佛事,一任风霜雨露洗过。
也许正是这种隐忍,才让他们得以安然穿梭于历史的风云里,并躲过尘世无数惊心动魄的跌宕,得以保全。所以于此,我们才能在今天走进他们时,得以窥探到遥远历史时空里那些点滴影迹,而了却一些因为难觅真迹,难以复原过往,难以探见一些珍贵史实的遗憾。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